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燕生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二月
2010年12月26日 15:59

得罪了法官怎么办?

为了争取当事人或律师的权利,我们常常会得罪法官。 不久前在北京的一个法院开庭,因发表辩护意见前律师看不到重要的证据材料,我将庭审情况反映到该法院院长那,有人说你这是给法官告刁状。可能是院长将我的“刁状信”批给了那位法官,麻烦果然来了,不要说再找这位法官要证据材料看,就是找法官助理也不接电话了。有人告诉我说,你麻烦大了,没准连庭长都给得罪了!

得罪了法官心里很难受,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当事人。法官报复律师的最简单办法就是直接给当事人定罪,不管他到底有罪还是无罪。然后当事人都不再找这位律师,律师没有饭吃,自然就不再敢得罪法官了,很多律师不敢得罪法官,就是怕这一条。我不怕得罪谁,但真怕当事人因此......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6日 21:42

野夫:绑缚刑场的青春

在守门老鹤的博客上看到了这篇文章,场景、人物都十分熟悉,似乎老生常谈、司空见惯。平淡的描述,却如惊雷震撼着心灵深处,发现自己在这场面上经历的年头太久了,不知不觉中心灵已经变得如此麻木了。“国家用以血洗血的法律,想要建立的秩序,最终培养的人民,却越来越走向以暴易暴的品质。我不知道那些冷血的判官们,会不会偶然还能看见,那些悬浮在空中的不瞑的眼睛。”废除死刑需要我们这一代人和几代人的呐喊和努力。

来源 http://heweifang.fyfz.cn/art/720758.htm  绑缚刑场的青春野夫 一

死刑——这两个字,在键盘上敲打的时候,手就突然开始颤抖。十指似乎如溺水者的慌乱,在虚空中挣扎。我在人世间讲述时代的故事,却一直不......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6日 20:38

贺卫方:伦敦之行不得行

本来只是一个研讨会在伦敦举行,

由国际律师协会(IBA)主办。

会议主题讨论的是律师职业的独立性。

本来我准备在会议检讨妨害律师独立的历史和文化原因,

虽然体制困难也十分严重,但支撑体制的因素更复杂。

要改造,要有时间,要有足够的耐心。

本来双程票已经订好,

十一月十五日就要离开伦敦返回北京。

况且英国又不是申根国,到欧陆还要把申根签证预先完成。

本来我很乐观,

以为若不许出境,总会提前表示,

不至于让那么多人做无用功。

本来还有点相信依法行政,

常想起电视上那些信誓旦旦,豪言壮语。

何曾想言只是言,行只是行。

本来我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