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燕生 > 文章归档 > 2013年六月
2013年06月29日 15:56

念斌案:福建高法无休止的“再次”与“断指保命”

念斌案:福建高法无休止的“再次开庭”与“断指保命” 

乞丐王子罗宏全

朋友,当您在一纸“延长审理期限通知书”看见“再次”、“再次”时,心中做何感想?究竟“案件情况特殊”到什么程度?居然令福建高院在长达七年的时间内都难以定止?

“案件情况特殊”那要看怎么讲。如果说被告念斌的两个代理律师是“案件情况特殊”的关键,倒也符合事实。被告念斌的两个代理律师是大禹律师事务所的张燕生律师、公孙雪律师。通过念斌案这一事件,我们不得不承认,她们两个是世界上最顽强的女性。拿咱老百姓的话讲,这是两个“认死理......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7日 13:29

房爷赵海滨在汕尾市公安局有“自己人”

房爷赵海滨在汕尾市公安局有“自己人”

我们不能不质疑的是,房爷赵海滨在汕尾市公安局确实有“自己人”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曾松泉与赵海滨是甥舅关系&hell......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9日 07:57

在“6.19”的日子里说说“6.19报道”与“6.19专案组”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一年前的今天,因为一张报纸的一篇不实报道,夺去了一条无辜的生命,两名无辜的妇女还在牢狱中羁押。这是一篇特殊的、经过精心策划的报道。

2012年6月19日,南方都市报根据“深喉”提供的不实之词,以《黑势力盗采海砂十余年,汕尾沿岸千疮百孔》为题发表了不实之文(以下简称“6.19报道”,文章链接见http://www.zsnews.cn/news/2012/06/19/2063408.shtml)。其实,媒体报道在现实中由于各种原因与实际情况出现差异或错误之处也在所难免,因而只要不是故意,这些差错都可以得到谅解。但南方都市报的这篇报道所出现的问题却无法让人原谅。该报道显然是事先做了精心策划:邹小帛被......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8日 07:47

一名冤狱者十年间写申诉信近万封

他不认命运、不忍冤屈、不服输、不认头的精神很令我敬佩。我身边的冤狱比比皆是,看着他们仰天长啸的悲鸣,我心中无不充满着苦痛……

他从邮局走出,手里紧紧捏着第9595封申诉信的邮寄凭条,望着茫茫申诉之路,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5日 19:04

福建省公安厅王鑫同志您敢和乞丐打擂台吗?我们等着瞧!

福建省公安厅王鑫同志您敢和乞丐打擂台吗?我们等着瞧!
    看到乞丐罗宏泉要和神探李昌钰以及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王鑫打擂台要PK,我真的很开心!李昌钰和王鑫同志真的敢出来与这个可爱的“要饭的”一决雌雄吗?

从罗宏泉的这篇文章我才刚刚知道2010年12月世界知名的神探李昌钰成为了福建省公安厅的刑事侦查技术顾问。想想福建省福州市公安局办理的念斌投毒案,真是够讽刺啊!福建念斌案堪称福建吴昌龙案件之后福建省臭名昭著的又一错案之一。福建公安机关能把念斌案办成这个样子,不知道有没有脸讲给李昌钰神探听听。福建省公安厅真的需要好好学学如何破案了。

还是别叫李昌钰来了吧,让美国人看见福建省公安机关能把案件办成这样,福建省......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5日 13:02

法律与生活独家报道——广州大道惨案续集

法律与生活独家报道——广州大道惨案续集

这是传统媒体第一次介绍广州大道惨案即邹小帛、黄萍案,该案在经历了十多个月的超审限侦查后,即将移送到检察机关,其真相也露出端倪。非常值得我们关注。

该文虽然重点是谈会见问题(程序问题),但文章第三大段介绍了实体方面。相信细心的读者也能读出一些端倪。下面是该文全文——

去年年底至今,正是新、旧《刑事诉讼法》交替施行期,人们关心“新刑诉法”的实施效果,也对解决律师“会见难”问题寄予厚望。可是,恰恰在这个时期,在广东汕尾,张燕生、李霄霖律师遭遇了匪夷所思的“会见难”,引起广泛的关注。<......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9日 15:30

黑熊的铁马甲已经解了,念斌的枷锁何时打开?

黑熊的铁马甲已经解了,念斌的枷锁何时打开?


    今天,我到福建省高级法院向法院正式提出要求,给念斌解下死刑镣铐。给念斌戴死刑镣铐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七年以来,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念斌昼夜戴着死刑镣铐,手脚不能自由活动,浑身疼痛。连看守所都看不下去,但福州市检察院却在今年3月到福州市看守所,滥用权力,以看守所对念斌手铐“宽松”为由进行“执法监督”,让看守所给念斌“紧铐”,4月初,他们再次到看守所,再次以念斌手铐“宽松”为由,给念斌带上了更紧的手铐,导致念斌的手腕在手铐中无法活动,夜里一次次被“手麻”从睡梦中“麻”醒。



此前,念斌曾多次向检......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8日 23:01

检察院为何给念斌上“紧铐”?

检察院为何给念斌上“紧铐”?

下午又去见念斌,想拍一张他手上被勒紧的手铐。

念斌告诉我:今年三月底检察院第一次到看守所检查死刑犯的械具时,就以念斌的手铐“太松”为由给其换了成紧的。接着,四月初他们又到看守所复查,说给念斌换的手铐还是“太松”,就让看守所给念斌又换了一副比3月底那次更紧的。


                     念斌的手腕在手铐中转动时,两侧会紧紧卡住手腕

念斌被换上“紧”手铐后,不光是手腕很难在手铐里活动,而且手铐和脚镣中间连接的铁镣也换......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8日 14:08

检察院未纠错,反倒给念斌上“紧铐”

  今天上午到看守所会见念斌,发现念斌被上了“紧铐”。原来,今年以来,念斌多次向检察院提出书面材料,反映自己冤案情况,希望检察院对侦查机关的违法行为进行彻查纠正冤案。念斌盼星星盼月亮,盼望检察院收到他的材料给自己申冤。孰料,念斌终于盼来了检察官,但检察官却不是为他“申冤纠错”的,反而过来检查他身戴多年的枷锁够不够“紧”,经检查,检察官认为念斌的手铐宽松,指令看守所给念斌更换了非常紧的手铐,原来念斌的手腕可以在手铐内活动,上了“紧铐”以后,念斌的手腕在手铐里活动就受限,手腕上的皮肤会在手铐内侧摩擦。

    “过去换衣服非常痛苦,所有的衣服要从手铐的缝隙内穿过,......
阅读全文>>